本周我收到一封邮件,声称解决了孪生素数猜想——存在无限多个孪生素数对,例如:5和7,41和43。
这是一份两页纸的证明概要,出自一位数学家新手。作者声称解决了这个数学难题,邮件里只写了证明概要,以免成果被他人窃取。我简单一瞥,这似乎只是一个埃拉托斯特尼筛法的巧妙运用。作者也坦言解法简单,但他希望这个简单的解法会让那些数学大师感到脸红。

我相信奇迹,但没有天真到相信奇迹存在于简单的数学证明中。事情有了变化是因为一次午间谈话,一位数学家朋友提醒我托马斯·罗恩的故事。2014年,罗恩提交了一份解决高斯相关不等式的论文,罗恩当时已经退休、在学术领域并不出名、论文只有短短6页、还是Word文档,所以当时没有多少人相信他。然而,罗恩的证明是正确的。罗恩的故事提醒我,数学可以是优雅和令人惊奇的,我决定花几个晚上研究这两页纸的概要。我仍然保持怀疑,但不再愤世嫉俗,我仍然抱有对数学的浪漫想法。

Link by Junaid Mubeen

太多的事情需要下决定,又缺乏数据?如果你要征询别人的意见,不要问该怎么做,而是问这个问题:

你以前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吗?”在实际投入资源进行测试之前,考虑找到曾经遇到类似问题的人,看看你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什么?

Link by David Bailey

过去的一周,数十万台计算机被感染了“想哭”劫持软件,这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软件劫持事件。作为普通用户,我们如何保护自己?下面是我的几点建议:

1. 如果文件重要,做备份。微软的Windows和苹果电脑都内建有备份工具。
2. 更新软件,启用自动更新功能。开发者会持续修补安全漏洞。虽然麻烦,还是要安装推荐的更新。
3. 不要打开可疑的电子邮件的附件。
4. 防范攻击不要仅仅依赖反病毒软件。个人要有警惕性。安全不是一个产品——它是一个过程。

Link by Quincy Larson

Google助手,使用很简单直接:将手机的相机对准店面,并显示其累积的在线评分。 指向一个音乐会海报,你的屏幕将展现门票。 把它指向一朵花,它会告诉你这种花的生物学知识。 这个新功能很有趣,但是如果它导致你错了呢? 在某些情况下,Google的算法无意中采用了广泛的客户群中的种族主义信念。

十九世纪七十年代,寿司对于美国人来说是怪异、难以接受的食品。加州卷的制作是使用相同的食材,但采用新的方法,加州卷成为受欢迎的食品,最终加州卷成功的让美国人接受了寿司这个地道日本风味食品。

真正新的东西需要使用熟悉的心理模型来获得用户收养。 不熟悉的界面更难使用,阻碍采用。 如果您的新产品或服务不吸引用户,请问“我的加州卷是什么?”

《罪名:被禁止的故事》是一本由7个故事组成的短篇小说集。故事时间跨度六年,发生在1989年12月至1995年12月之间,此后不久金正日死了。

迄今为止,我们对作者知之甚少。作者用笔名“班迪”写作本书,“班迪”在朝鲜语中是“萤火虫”的意思。本书原计划是由作者的一个亲戚带出北韩,但这个亲戚被滞留在中国,计划落空。后来这个亲戚把手稿情况告诉了一位公民人权北韩难民联盟代表窦,窦安排一位最信任的中国朋友到作者住处见面。最终这位中国朋友把750页的手稿藏在《金日成精选作品》中,成功带到南韩。

Link by Dani Spencer